联系方式
  • 电 话 :023-86191111
  • 传 真 :023-86190000
  • E-Mail:秒速时时彩@163.com

俄罗斯教堂建筑中的葱头圆顶是具有拜占庭遗风

2018-10-30

 

  翻看谷歌地图,可以看到从远东到西伯利亚再到乌拉尔山脉,在北纬60度以南,俄罗斯几乎都被森林所覆盖,学术上称之为亚寒带针叶林。

  俄罗斯的森林面积占全球森林面积的22%,占全国土面积的50.7%,森林覆盖率达到45.2%,居世界第一位。

  俄罗斯中北部地区丰富的森林资源,使俄罗斯人(斯拉夫人)修建了大量的木建筑,教堂、城市建筑、乡村建筑等。

  从世界历史名城到拥有田园风光的乡村,从丰富的艺术遗产到史诗般的火车旅行,到处都是艺术杰作和历史遗迹。

  在弗拉基米尔大公决定俄罗斯皈依基督教之后,俄罗斯的艺术传统形式在绘画、建筑、音乐、文学方面,便开始了大的发展。

  彼得一世改革后,俄罗斯开始了西化进程,世俗文化的扩张,来自西欧的思想影响,使得国家教育迅速发展,社会不同阶层的文化形式涌现出来,这在文学、音乐、芭蕾、戏剧以及建筑方面尤为明显。

  在俄罗斯乡村,能时刻能够感受到文学巨匠托尔斯泰和普希金的气息。城镇、乡村里的艺术气息和景致充满活力与自由,宁静的郊外和村庄展现着惬意的生活方式,艺术之美和人民热情的性格,总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。

  由于时代的变迁,政治、文化、经济等对建筑不断的渗透,俄罗斯形成了丰富而又独特的建筑文化。

  他们也应该为自己的文化感到自豪,他们留下了那么多精美绝伦的建筑,包括城市建筑、教堂、修道院以及乡村建筑。

  而当我们将目光汇聚在俄罗斯木建筑的艺术视觉上,就似一杯浓郁的伏特加,入口稍显火辣,进入腹腔则回味无穷,浓郁悠长。

  十九世纪初,俄罗斯还是一个农业国家,农民仍保留着俄罗斯的传统习俗。1897年人口普查时,城镇人口只有15%,而这些城镇人口也多来自农村。大多数俄罗斯人都有农民的历史背景,农村生活及其传统与思维才是俄罗斯人性格的核心。

  大诺夫哥罗德、普斯科夫以及苏兹达里,那里散落在街景两旁的古老修道院,排列着的小木建筑,松弛惬意的生活节奏,完全符合我们对俄罗斯乡村模样的想象。

  俄罗斯森林资源丰富,农村传统建筑以木造为主,俄罗斯人认为木房子可以呼吸,木材既是一种建材也是一种有生命的物质。

  俄罗斯人普遍居住在纯木材建造的房屋中。直到19世纪初,莫斯科2/3的住宅仍是小木建筑。在较大的村镇中,木头房子散布在教堂周围。

  无论是位于西部欧洲的莫斯科周围的古城镇,还是位于东部亚洲北方地区的广大村镇,人们都可以看到具有地方特色的俄罗斯木建筑,它们具有着丰富的形态。

  当代俄罗斯农村的生活方式依旧是过去式,文化传统这样的国家根源在这里得以保留,许许多多维持下来的乡村隐于辽阔的俄罗斯国土中。

  许多农村的传统习俗已渗透到都市人的生活中,许多生活在城市的俄罗斯人仍保留着乡下的生活习惯,他们认为自己只是人离开了农村而已。

  电影、歌曲、以及文学作品里常见的莫斯科庭院,在很多方面都是乡村生活的缩影,老莫斯科庭院生活仍然是人们无比怀念和向往的。

  还记得《日瓦戈医生》吧,俄罗斯木建筑从影片白雪皑皑中的建筑轮廓里可见一斑。

  俄罗斯的建筑史可以追溯到一千多年以前,独特的木结构建筑传统,在很长的时间里决定着中世纪的房屋面貌。

  俄罗斯木建筑建造技术,从艺术和历史的角度分别为木棚式、帐篷顶式、葱头顶式、多圆顶式、多层式木建筑的特点和范例。

  虽然10世纪末接受基督教后受了拜占庭影响开始出现石造建筑,但各地的木结构建筑仍在发展,比如奥涅加湖畔的基日岛保护区,就有露天的木建筑博物馆,至今保存着奇妙的木建筑。

  1156年,尤里.多戈尔鲁基在莫斯科河畔建起了木头城堡---克里姆林宫,它就成为这个国家的标志。

  最具代表的木城堡 --- 克里姆林宫,是在建城初期的木建堡垒旧址上发展起来的一组建筑群,建筑形式多样化。

  在俄罗斯,表现建筑的地方传统极具美学观念,杰出代表就是木建筑了。俄罗斯的建筑艺术是优秀的,所取得的成就也是巨大的。

  木建筑,被称为“建筑的劳动成果”,具有各种各样不同的形式,俄罗斯北方木建筑的形式更是多样,虽然并不是昂贵的材料,但艺术水平很高。

  对俄罗斯建筑艺匠而言,使用方便是选择建筑材料的必然条件。更重要的是材料的特性适合于建筑结构,装饰着建筑形体及细部,美化着建筑作品。

  俄罗斯的自然环境决定了地域特点,又决定了建筑的特性,建造者的建筑天才或者艺术观在对材料细致的理解基础上,确定了材料的美学,甚至很平常的建筑,民族艺匠都可以用独特的匠心及特色来装饰。

  有趣的是,中世纪时,莫斯科就有房子市场,在那里买房子就像现在儿童的乐高积木一样:所有的部件都可以拼接搭建成一座房子。

  俄罗斯的木建筑艺术就像一个有巨大发明的实验室,在这里人们根据自己对经济的、政治的、美学观念的社会生活变化的掌握,来完成创造了或尝试选择木建筑的建筑形式及创作手法。

  木建筑——是俄罗斯民族建筑艺术及建筑文化经典表象之一,它以不可估量的艺术价值成为世界建筑历史的纪念碑。

  当今俄罗斯遗留下来的木建筑古迹并不多,大都存在于俄罗斯的边远地区或者俄罗斯最北部的地区。大都产生于18到19世纪。

  木建筑艺术——尤其是俄罗斯北部地区木建筑的繁荣,是俄罗斯民族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积累起来的巨大的成果;

  俄罗斯木建筑存在的另一个原因是民族的特性,俄罗斯民族的艺术天才,民族艺术品位协调及完美的发展,特别在艺术创作方面显得尤为突出。

  俄罗斯人更擅长搭建灵活变化、繁复造型的木建筑。如层次叠砌架构与大斜面帐幕式尖顶,还有衍生而来的外墙民俗浮。

  值得赞赏的是,俄罗斯民族木建筑的手工及传统至今仍然存在着,而且民族手工艺者仍然在创造着木建筑的精华,保护者俄罗斯村庄的风貌。

  木建筑里的木装饰,是俄罗斯民族艺术完整的一个章节,继续着一代又一代的传统,并通过形体的完善,转移到建筑形式中。

  外立面最重要标志就是琐碎,细微到有些过分的程度才是最地道的俄罗斯风格。那些华丽雍容的图案设计,极尽唯美与装饰韵味。

  在几百年的历史长河中,吸引人们的艺术装饰,现在还存在于俄罗斯农村、民居或者其他的建筑中,很多建筑仍然被木制雕花装饰,这些形色各异的花饰,经常被传播到别的地区或别的村庄。

  很多单层木建筑住宅的立面,仍有不同色彩的花饰,装饰雕花图案在建筑立面、檐口、窗洞、门边,还有各种各样的檐口装饰及门饰。它们成为组成木建筑住宅的元素之一。

  木建筑的精华,还存在于现代城市郊区的饭店、咖啡馆、酒吧等不同的公共建筑中。

  木建筑还是年轻建筑师设计——旷野中、高速公路旁的现代停车休息区、餐饮亭,所希望表达的那种古朴的、带有木装饰的俄罗斯农村的木建筑形式。

  这种天然的建筑材料完成的建筑物,使参观者、来访者、旅游者、度假者,甚至从它边上开车经过,都会感到满足,因为它创造了确定的情感价值。

  俄罗斯木建筑丰富的形态,深刻的民族基础,极高的艺术价值,以及木建筑中的很多细节,可以看出俄罗斯人的艺术追求,以及建筑艺术在应用中的一种倾向和生活品质。

  俄罗斯在木建筑修复中,艺术地创造建筑环境,创建木建筑博物馆,将木建筑古迹保护下来。

  俄罗斯在木建筑古迹的修复保护方面,认识到建立木建筑古迹博物馆的必要性,采取的方式就是创建开放的露天博物馆,将从各地搬运来的木建筑古迹,集中在博物馆中存设、保护、展示。

  俄罗斯木建筑博物馆也可以说是民族建筑博物馆,不同地区的木建筑博物馆,已经发展到根据木建筑古迹原址的规划系统进行布置,这样木建筑古迹的特点、类型、装饰艺术形式,每个建筑单体的形式及特点,以及这个单体在聚居点中的地位,都接近复原的代表那个地区特定的地方特色,以及不同类型的建筑物。

  木建筑博物馆的总图设计,建筑师将边远地区木建筑所在村庄的建筑方式、木建筑古迹地方特点及其它系统一并作为设计基础来考虑。

  建筑师首先选择适合的场地,来布置这些民居建筑、农村建筑以及其它的一些建筑,建筑师在总平面设计上极力与这里的地形自然景观相结合。

  事实证明,俄罗斯不同地区的木建筑博物馆,采取措施保护的木建筑形式、民族装饰艺术,保证了木建筑建筑博物馆存在的意义。

  木建筑博物馆最终的平面规划及其空间布局,充分尊重木建筑古迹,使木建筑的艺术经典,有了呈现的环境。

  木建筑博物馆的总体规划,是根据地理的、美学的、民族特点而进行的木建筑古迹分类。

  俄罗斯的民族传统及其实践及其广阔、多样,它不仅表现在每一州,每一个地区,而在任何一个聚居区中都有不同的民族特点。

  木建筑博物馆的总体规划中,设计者将这些特点作为方案的基础,在方案中布置了具有不同地方特点的、有代表性的建筑精品。

  对于那些历史建筑,都进行了正确的移运。修复重建中不仅考虑到原址地的农舍、风车,而且还要移运原址地段所有的构筑物。

  在这些博物馆的总体规划中,设计者根据俄罗斯村庄的空间布局原则和体系结构来完成:

  成组成团的住宅建筑,中心是宗教建筑,周边较远处是地区性和生产性农业建筑,沿河岸建农舍,农舍后布置农作性建筑、谷仓。

  一个村庄的开始是高耸的教堂,结尾则恰恰是另一个村庄建筑物轴线上的高耸的教堂。

  这些木建筑博物馆总体规划的布局形成,可以说是给那些散落在农村的无名建筑古迹寻求了一条保护途径。

  俄罗斯人对它情有独钟,因为它是俄罗斯民族文化、传统艺术和人文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,有着浓郁的俄罗斯风情。

  这些木建筑博物馆,都是在自然的、人工的两种环境中保护木建筑,同时将那些最有代表性的木建筑在人工环境中保护起来。

  历史的价值,规划的价值,木建筑美学的价值,艺术情绪的价值,科学移运修复的价值,所有价值都体现在这些木建筑的历史环境中。

  基日岛,是奥涅加湖中的一个狭长小岛。长约6、7公里,宽1公里。从地形图上看,犹如游弋在水中的一尾鱼。

  基日岛是由主显圣容教堂、圣母庇护教堂、锥形钟楼组成的古俄罗斯宗教建筑群,这三个相映生辉的历史木建筑,是俄罗斯无以伦比的文化遗产,也充分展现了中世纪木结构建筑的典范在俄罗斯,在世界上,都是独一无二的。

  建于1614年的主显圣容木结构大教堂,有着22个“洋葱头”,全木结构,不用一根钉子。

  俄罗斯教堂建筑中的葱头圆顶是具有拜占庭遗风的宗教象征。葱头圆顶在引进俄罗斯的过程中,从一头转变为多头,是受古罗斯多神教建筑讲究空间多角度、多层次分割的影响。

  教堂高约37米,经受风霜雨雪三百年,至今赫然屹立,颇为神奇。已经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收录为世界文化遗产。

  大教堂旁边,还有着1764年建造的九个“葱头”的圣母教堂以及1874年建的八角形钟楼,也都是全木结构。

  除此之外,在基日岛星罗棋布地散落着全木结构的小教堂、风车,民居、凉亭,都勾勒出俄罗斯宁静的农村风光。

  木建筑博物馆收集了有代表性的弗拉基米尔——苏兹达里风格的建筑。在这里所见到的多是18到19世纪修建的木建筑古迹。

  这个博物馆布置了一些移运而来的历史建筑。移运来的都是当时历史时段的构筑物。

  村庄里的农舍、谷仓,环绕着苏兹达里城的风车,以及它们的共同构成的自身特点的侧影,都是这个博物馆的价值所在。

  木教堂设户外楼梯、廊道,可以看出木造建筑的一些特色,这主要是受俄罗斯民间木结构房屋的影响。

  木建筑陡峭的斜顶主要是因应寒冷气候的积雪。上图这座木建筑形式较简单,但木材容易推砌层次,方便增建额外的附属建物,如两侧的翼廊。

  诺夫哥罗德是俄罗斯文化宗教的主要中心之一,是俄罗斯历史的发祥地,要探索俄罗斯文化起源,这里堪称最合适的场所。

  1964年建立的这个博物馆,收集了诺夫哥罗德地区传统木结构建筑。以16世纪的教堂为代表,博物馆存设了由20多座从各地移运而来的,14-19世纪的木建筑,有农家、粮仓等,多为当地原物保存下来的。

  散落在沃尔霍夫河畔的一组组木建筑民居和教堂,经过百年以上的历史沉积,让这些别致的木建筑披上了一层酱紫黝黑的外衣,虽有斑驳但不失它的精巧和气势。

  教堂无论规模大小,建设的分外精致,不仅华丽庄严,也结构紧凑、错落有致,体现了俄罗斯民族很高的艺术修养。

  真正有所区别的是木建筑的窗棂,在俄罗斯至今每户的窗棂都会有所不同,对于窗棂的设计既体现了主人的身份,更能看出居住者的艺术品位。

  民居除规模外,内外部的结构几乎大同小异,外部都有门廊和楼梯,有坡屋顶便于冬天清除积雪。

  俄罗斯伊尔库茨克是个古老的城市,它比地处欧洲的圣彼得堡建城还要早。塔利茨木建筑博物物馆里有着世界少有的木建筑古迹,这些凝固的时代“艺术品”,可以感受俄罗斯人不同年代、不同阶层的生活场景。

  博物馆最有价值的建筑物是1667年的伊利姆斯基城堡,高大威严,还有一个1679年修建的完全木质结构的喀山小教堂。

  木建筑博物馆里陈列着上百年甚至是三百年以上的俄罗斯木建筑,还有早期生活在这里的东方游牧民族的生活设施,以及后来的俄罗斯和布里亚特人所居住的木建筑、草棚、澡堂、鸡舍以及牧民们使用服装、服饰、配饰、桦树皮帐篷灯。

  这里一组150座木结构古建筑群,典型的木屋,古朴醇厚,沧桑凝重,都是17-20世纪建造的木质建筑,具有很高的历史价值和文化价值,它们既是俄罗斯历史发展的见证,也是俄罗斯房屋变迁的时代符号。

  其中一座建于1667年很有历史价值的伊利姆斯基城堡,因为修水电站和其他的城市修建的需要,1969年,这些木建筑被搬迁、集中在这里加以保护。

  木建筑不仅记录了不同时期不同民族的建筑风格,更记载了伊尔库茨克的人文历史和民族变迁。

  这里冬天漫长寒冷,木质房屋的墙体都有一米以上的厚度,房屋的门窗都按两道设置,敞口开得比较小。

  居民的住宅除了色彩各异,还在窗户、屋檐、门框边缘进行了雕饰,这让木建筑多了一份生机。

  俄罗斯历史文化遗产“小科列拉”民族艺术与木建筑博物馆,是俄罗斯最大的露天木建筑博物馆,坐落在阿尔汉格尔斯克25公里外的同名村庄里。

  该博物馆始建于1964年7月17日坐落在俄罗斯西北部的偏远小城 — 阿尔汉格尔斯克边上的丘陵地带。

  这里布置了16到19世纪有代表性的农村建筑,这些农村建筑反映了阿尔汉格尔斯克州不同的民族特点。

  阿尔汉格尔斯克州的木建筑博物馆总体规划,就是由不同形式的、完美体现着古建筑不同地方特色的建筑组成的。

  按照州历史文化区划,该博物馆划分为4个区:卡尔戈波尔-奥涅加区、梅津区、德维纳区和皮涅加区。

  博物馆内的建筑景观占地面积近140公顷,包括120个16世纪至20世纪初的木制古建筑。

  当地特有的宗教建筑(大小教堂、钟楼、十字架)、住房和家什房(磨坊、仓廪等)以及劳动工具、交通工具、家具、器皿和其他器具反映了俄罗斯北部沿海居民的特有的文化、传统和当地历史民族特点。

  1996年俄罗斯联邦总统签署命令将联邦国家文物“小科列拉”阿尔汉格尔斯克国立民族艺术与木建筑博物馆列入《俄罗斯联邦国家珍稀文化遗产集录》。

  “小科列拉”木建筑博物馆在邮票小型张里所呈现的木建筑古迹:圣马卡里小教堂(18世纪)、基督升天教堂(17世纪)和风磨(20世纪初)

  大时代背景下的规划与思考。 关注规划前沿,提供行业资讯,解读政策文件,分享案例参考。